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和平儿
我和平儿
相思是什么?那确实是一种用言语无法去清楚地表达出来的一种东西。它让人很痛苦,又总是摆脱不掉,时刻在脑海中盘旋;不管是吃饭、睡觉,抑或是做其他的事情,你总是挣脱不了,除非强烈的运动,使人身体达到彻底的疲惫状态,然后头脑到了什么都无力去想的境界,让你除了想睡觉休息,别的,脑袋中什么都没有的情形。

  这是我和平儿第一次分开后最痛苦的感觉。每当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我总是幻想着平儿能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:她那微微翘起的可爱的嘴角,那忽闪忽闪眨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盯着我看;也或者是她突然调皮地在我身后拍一下我的肩头,不用回头都可以知道是她。人少的街头巷尾,走出的那个人,真希望那就是平儿。但是,这种事从来也没有出现过,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出现的!

  漫长的假期终于结束了。

  平儿那熟悉的身影终于由梦幻般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

  还是我喜欢的那种浅绿色的上衣,还是那优美、高挑的身姿。

  平儿到最后几乎是小跑扑到我的怀里的。

  她的眼睛里明显有水花在打转,更多的是无言的喜悦。

  平儿仍是那样自然地把手挽入我的胳膊里。

  「去哪儿?……」还是那悦耳、轻柔、美妙的声音,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我问道。

  「听你的……」心里什么也不想,那样的舒坦……平儿像小鸟一样兴奋地诉说着假期的奇趣。

  你只管做一个忠实的聆听者,间或偶尔的插上一两句就足够了!

  也许这就是幸福吧!

  一天兴奋的平儿,在回校的路上沉默了。

 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,我停了下来。转过脸,看着平儿那俊俏的面容,故意问道:「去哪儿……」「听你的……」平儿俏脸一红,偎依在我身上更紧了。转过头,故意看向别处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房间是在五楼。

  我刚要向电梯方向走,平儿拉住了我。

  撅着小嘴撒娇地说:「走楼梯吧……」「喂,大姐,这可是五楼呀……」「我就想走楼梯……」小嘴撅着,双手拽着我的一根手指,摇着……「我们可是逛了一整天的街呀……你不累吗……」「就想走楼梯嘛……」「唉,服了你啦!谁让我摊上你这个丫头片子……」平儿雀跃着,一脸胜利与狡诈的神情。

  「老公,我脚疼,走不动了……」一楼刚上了一半,平儿一脸委屈地喊道。

  「那正好,咱坐电梯吧……」「不嘛……」「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……」「你背我……」「拜托,老婆大人,你也是百十来斤的份量呀……」「四十二公斤,以后不许再提一个带」百「的字,记住没有?否则,格杀勿论……」「那你杀了我吧……」「想的美,先把本姑娘背上楼了再剁……」「苍天呀,看到没有?有人想谋杀亲夫呀……」「叫去吧,喊呀……你到底背不背……上帝是站在本姑娘这边的……」「没天理了呀……」「蹲下,让本小姐上马……」平儿脸紧紧贴着我的脸,满脸的幸福。

  「老公,累不累呀……」平儿假装心疼地问。

  「不累,背着这么漂亮的媳妇怎么会累呢……」其实我早已满头大汗了。

  「这还差不多,念在你良好的表现上,咱从电梯上走吧……」「谢老婆大人的体恤……」我刚要屈身放她下来。

  「背着走电梯,怎么想偷懒……」「小的不敢……」我觉得这时候出的汗水都有幸福的味道。

  开房门的时候还是让背着。

  进了房间,我俩同时倒在了床上。

  还没等我喘过来气,平儿就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,双手紧紧抱着我头吻了上来。

  四片嘴唇紧紧地连接了起来。

  我兴奋地回应着。

  平儿是那样的激动。

  我紧紧地抱着,唯恐平儿从我身边溜走。

  嘴巴拼命地吮吸着,舌头在口腔内打着架、交缠着。

  我们从床的这头翻滚到床的那头,从床的那头又滚到床的这头。

  我压在平儿的上面,一只手已经从后面抽出来,身子从平儿的身上稍稍移开了一些,手快速地解开平儿外衣的纽扣,隔着羊毛衬衣,用力地揉着、抓着、捏着平儿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双乳。

  手继续向前进深。推开平儿的衬衣,露出平儿那雪白的肌肤,不算太大的双乳被文胸紧紧保护着。那久违的双峰终于呈现在我的手掌之下。揉捏着,抚摸着……嘴唇已经分开,平儿的睫毛、耳朵、小脸蛋、鼻子包括平儿那柔顺的秀发都已经被我亲过来遍了。

  嘴巴沿着平儿的颈项继续下移。

  已经翘起来的粉粉的乳头,我大口地吮吸着、舌头挑逗着……手沿着平儿的平滑的小腹慢慢地抚摸着,继续下滑……轻轻解开平儿牛仔裤的纽扣,慢慢往下滑。

  手指已经触到了几根柔软的毛毛儿、耻骨。

  平儿的蜜穴周围已经湿润了。

  中指率先到达了洞口。

  正准备继续深入进洞,被平儿的手给按住了……平儿的另一只手也已经早都握住了我那肿胀难受的龙根……我稍微用力,挣脱掉被压着的手,暂缓进发;抓住她的内外裤子,一下扯到了平儿的脚踝。迅速退掉自己的裤子。

  龙根早已急不可耐地从裤子里面跳了出来……雄赳赳、气昂昂地展露了出来……双手轻轻分开平儿的双腿。

  平儿蜜穴周围的芳草早已凌乱不堪,湿漉漉的一大片……龙根对准平儿的肉洞洞,在洞口摩擦几下,平儿已经在急切地呻吟着;没有任何缓冲,我使劲一挺,就着滑腻腻的小水,连根没入……平儿「啊」地叫了一声……那种久违的满足的声音是那样的销魂……我双手抱着平儿的双腿开始大力地抽插……平儿的呼吸越来越粗……那压抑了许久的渴盼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……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了,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了,力度也越来越大了……平儿的双腿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抬了起来,环绕在我的腰上……双眼有些迷离,嘴里发出着模糊不清的声音。

  蜜穴里早就是汪洋一片了……随着抽插发出的「嗞嗞……」声响,伴随着肉体的冲撞的「啪啪……」声和着平儿呻吟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……平儿终于彻底放开了压抑,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,喘息越来越粗,抓我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……我知道平儿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……我抽插的速度更快了,力度也更大了……平儿的阴道开始收缩,明显感觉到阴道内一紧一紧地在夹咬龙根……平儿的高潮来了……我也受不了了,马上就要爆发了……继续拼命地抽插……随着最后猛力的冲撞,积攒了许久的精液终于彻底喷射了出来,就在平儿的窒腔内……伴着疲惫和轻松,我倒在了平儿的身上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平儿轻轻地推推我柔声地说「起来啦,东西在往外流呐……」平儿已经恢复过来了。

  「老婆,我还想抱着再睡一会儿……」「乖,听话……起来啦……都流到床上了……清理清理再……」肉棒早已软绵绵的了,已经从肉缝里挤了出来。

  我地在平儿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,抱着平儿坐了起来,把我俩身上的液体擦拭了一下……一块儿打闹着冲了个热水澡,重新回到床上。

  又做了几次才疲惫地相拥而眠。

  【完】